因着虞清光昨日提前吩咐了烟景时辰,今日一大早,烟景便把虞清光喊了起来。

此行去京都,虞清光和鄢容若是坐马车,白天赶路,晚上在驿站休息,月末是要走大半个月。

鄢容的马车不小,若是不装别的东西,装个几十套衣服却是够的。

赶路时换洗衣服自然不方便,鄢容便说让她将衣橱的衣裳全都带上,换下来扔了就行,不必再去清洗。

虞清光从未这般奢侈过,自然不可能听从鄢容的话,况且她路上是要逃跑的,带太多衣服也不方便,便只是让烟景只带了几套常穿的。

虞清光和烟景收拾完衣物,又用了早膳,这才出了房门。

鄢容已经在外面候着了,他负手而立,穿了一件雪白的缎子袍,臂弯上挎着一个布包,想来是他自己收拾的衣物。

听到推门声后,鄢容转身看过来。

过了一夜,鄢容的气色好了不少,就连看向虞清光时的眼神都澄澈了许多,不再似昨日那般浑浊,他对着虞清光招了招手,“走吧。”

虞清光点头,提着裙侧小跑到他跟前停下。

到了跟前,虞清光才发现鄢容手中还拿着一个幕篱,那颜色与他的锦袍一样,故而方才并未瞧见。

鄢容见她跟了来,便拿起手中的幕篱给她戴上。

虞清光偏头想躲,“我来就好。”只是刚一动,便被鄢容按住了脖颈,“别动。”

虞清光被禁锢住,便不再拒绝,只好乖乖的由着鄢容为她戴上幕篱。

白色的纱帐虽说并不厚重,可入了眼后却是模糊了鄢容的脸,像是起了一层大雾。

隔着大雾,虞清光抬眸再去看鄢容时,他抬手为他整理幕篱和青丝时认真的神色,觉得鄢容的眉眼褪去了那股子清冷,竟是柔和了许多。

虞清光问道:“为何要戴这个?”

鄢容道:“到了外面你就知道了。”

他撩起白纱,将散出来的青丝勾进去,而后放下,收回了手:“好了。”

他对着虞清光使了个眼色,朝着前面递了一眼,便自己动身出了院子:“走吧。”

虞清光连忙跟上。

鄢容个子高,迈的步子便大一些,只是他刻意放慢了速度,原本虞清光落了一步的距离,便逐渐被他拉进,最后两人并齐走在一起。

方才见鄢容时,虞清光发现他身边确实一个人都没有,便顺势想到昨晚翟星霁说的话。

她看向鄢容,试探的问了一句:“最近怎么没见浅桥,她去何处了?”

鄢容看着前方,“她有些事,过几日会追上我们的。”

虞清光轻哦了一声,安下了心。

既然浅桥过几日才能回来,那今日晚上她逃走时,鄢容身边无人,便逃走的可能性更大一些。

鄢容见她只是问了一声就不再开口,便追问道: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

虞清光解释道:“没什么,就是多日不见她,有些好奇罢了。”

鄢容应了声后,便不再接话。

刺史府并不大,两个人又住在前院,不过一炷香的功夫,便到了刺史府门前。

门外停着一辆马车,马车瞧着十分精致,通体都是红木所制作,瞧着十分金贵,四角的尖上还镀了层金漆,上头落了一个小字——鄢。

这应当是鄢容家的马车。

除此之外,长街两边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,正推搡着伸着脑袋朝这边望来。

虞清光以为她俩走只是悄悄地,却不想门外还围了不少人,这才想到方才鄢容为她戴幕篱的缘由。

她在萦州住了四年,萦州城的人多少都认得她,若是她不带幕篱,被人群众目睽睽的议论下跟着鄢容就这么上了马车,她恐怕心里也有些难以接受。

虞清光垂下眸子,有些惊叹鄢容的心细,只是垂下眸的瞬间,余光瞥到了一抹明橙色的衣角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招惹偏执少年后

招惹偏执少年后

木甜
大雪夜,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。电话里,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,她的妈妈不是亲妈,只是在路上捡到她,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。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。不久之后,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,被赶出家门、发生车祸,人生轨迹彻底改变。从此,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。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,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。他很坏,很凶,看起来很冷漠。可是之后的十年里,全世界只有他爱她
其他全本33万字
听说我喜欢你?

听说我喜欢你?

柚子多肉
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,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,不知情者信以为真,知情者也半信半疑。好友来问他: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?徐铭座咬牙:我有这么贱?好友又问: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……徐铭座:我还有手。好友: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,你愿不愿意合作,你想哪去了?徐铭座:……男主是帅狗,又帅又狗。下一本写姐弟恋~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。文案: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:“做我的小狗可以吗
其他全本41万字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八零对照组再婚后,逆风翻盘了

橙子棠
沈欢喜很倒霉,头婚嫁了个凤凰男,二婚嫁了个妈宝男。她忙着给家里挣钱,劳心劳力付出,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,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,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。几经磋磨,两个女儿心受重创,自卑怯弱,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,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。再后来,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,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;小女儿患了肺癌,也不愿告诉她,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,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
其他全本67万字
娘子金安

娘子金安

荷风送
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,生得容貌娇美不说,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。到了年纪,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。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,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,却不苟言笑,端贵冷肃,府中上下都怕他。年纪一大把(bushi),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。秋穗认真想了想后,决定还是算了。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,且她也不想做妾。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,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。.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
其他全本92万字
入骨温柔

入骨温柔

倪多喜
1.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,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,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,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,回房就锁了门。晚上陆景策回来,从书房拿了钥匙,开门进她卧室,坐到床边,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。她没好气地看他,他却笑得愉快,还好意思问:“吃醋?”2.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,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,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,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。偏偏某人那天正好
其他全本31万字
偏要勉强

偏要勉强

迟小椰
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×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,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,好巧不巧,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。接着,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…再见贺闻逍,对方像变了个人,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,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。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。楚珉是这样以为的。直到几小时后,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,一脸玩味地对他说:“
其他全本31万字